作家简介:

安靖,言情小说作家。具体资料不详。

安靖小说全集
共17本

倦了寂寞才爱你

简介:   结婚前,腹黑如他,只想着怎麽把她拐来当老婆;结婚後,霸道如他,只想着如何把老婆宠上了天。南川绫,外表阴柔,性格冷淡,不但是众人口中的面瘫男,对女人不曾动过心,还连瞧一眼都懒。直到莫解语出现,从没正眼瞧过女人一眼的他,竟然对这位长得不出众,身材不妖艳的女人,不小心地看出了好感。可明明他没想招惹她,这女人却傻得送上门来,勾出了他蠢蠢欲动的「性致」。谁知道,这女人都跟他交往,连床单都滚了一夜又一夜,最後也被他给哄回家同居,可她竟然敢说不嫁他?很好,敢不嫁他是吗?看来这女人似乎还不明白,她招惹他的下场,除了当他的女人,成为他的妻子,她以为她还有不嫁的余地吗?再说,她这麽美,这麽媚的身子,只能属於他一个人的,只有他能独占!莫解语从不知道,一向宠爱她的南川绫,床上发狠时,竟像是头色心大发的野兽,蛮横地让她直不起腰。可这男人是不是以为她没脾气?竟然逼她结婚,那她不嫁,又如何?想分手吗?那就分吧!

俘掳小冰女

简介:   娶老婆不难,死缠烂打,连哄带拐骗回家;嫁老公不难,甜言蜜语,撒娇耍赖滚上床。田紫阳,美艳淡然,从不懂得怎麽跟男人谈情说爱的她,只想要个乖巧听话的男朋友,她不在乎男人笑她性冷感,也不在乎男人说她不解风情。第一眼见到唐奇浩,田紫阳就有预感,这眼带桃花的男人不是她该招惹的,可惜她才想逃,唐奇浩却霸道的缠上来了。不只连哄带骗地把她拐回家,将她给压上床好生折腾,一夜又一夜。人家说,会咬人的狗不叫,可唐奇浩这闷骚男,不只会咬人,还是咬了就不松口!生平第一次看上眼的女人,哪有不娶回家当老婆的道理?可惜,任他一肚子坏水,腹黑又心机地想方设法爬上她的床,田紫阳这被他宠过头的女人,不但给他搞失踪,还胆大地找男人相亲。气得唐奇浩心想,等他把人给掳回家,丢上床後,非要她牢牢记住,她,田紫阳,可是他打算缠一辈子的女人,想走?门都没有!

厌了寂寞才爱你

简介:   爱你,一字无法形容,我用一身与你共枕;疼妳,一时怎能足够,我以一生许妳美梦。文清穗,美丽性感、精明干练的现代女性,可多年来,心里却一直偷偷暗恋着她的青梅竹马,明知他对自己的感情是恋人未满,只当她是哥儿们,但是面对他突来霸道又亲密的身体接触,她却迷惑了。他带着桃色的挑逗暧昧,对她上下其手将她吃干抹净,而她明知道不该沉沦,却禁不住他霸道的宠溺,甘心一次次地沉溺在这场美梦中,一辈子都不要醒来。邵志扬,温柔多金、高大帅气,哪个女人不爱?偏偏他心中最在意的,是自小熟识的红粉知己,文清穗。只是,明明单身的她,竟冒出个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极品男,想到她以后要被极品男独占,邵志扬醋意大发捉狂了,因为文清穗这辈子只能有他一个男人!

肉食系情人

简介:   瞄准目标,化身野兽就是吃定你;一触即发,追赶跑跳却又爱惨你。这个男人的态度很糟,也很没风度,这是邬知柔对高正武的想法,他就像只失控的暴龙,第一次见面就夺走她的初吻,对她动口又动手,气得她压根忘了平时的冷静从容。可世界竟这么小,人家她不过是想找份帮佣工作,谁知老板的哥哥却是眼前这位野人,不只如此,野人还口出狂语,扬言非要追上她不可!这、这该死的臭男人,她真是受够了他的自大无礼,虽然她很努力当个乖乖小女佣,视高正武是隐形人,偏偏这男人就像个情场老手似的挑逗她,欺负她这只没尝过爱情的小菜鸟,教她不由自主地渴求他的触碰……高正武心想,这女人就像一座随时爆发的小火山,呛得他心痒牙也痒,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,藏起来好好疼爱,所以,他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她拐上床沟通去!

驯夫花魁

简介:   他的女人,那样的羞,那样的涩,让他爱不释手;她的男人,那样温柔,那样娇宠,教她不能不爱。丁怜儿,美人阁里第一歌姬,想听她唱曲的富家子弟,都可以排到大街上了,可眼前这高大冷硬的男人,不赏脸走人就算了,在背后嫌她娇蛮也算了,但他凭什么强行将她带回他的地盘?又凭什么强行将她囚进他房里,要她当个听话的小女人?而面对他的强势跟高傲,她竟然会傻得将清白给了他。最后才发现这个看似冷峻刚硬的男人,竟然背着她养女人,让她狠心地扬言要跟这男人切八段,一辈子不相往来!他,北陵飞鹰,堂堂一方的霸主,女人,能不碰他绝不沾惹,更不用说是眼前这位被宠得无法无天的丁怜儿。

色胚老公

简介:   她的新好男人,明明很温柔,怎么床上就爱耍野蛮;他的极品老婆,应该很娇媚,怎么动不动骂他色狼。初遇时,她撞了他,还被他吃豆腐的抱了满怀,纪澄晨才想自己被陌生男子非礼时,却发现,他长得还真不是普通的斯文好看,一时春心荡漾。再见时,这男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她,而那勾起嘴角的微笑很是迷人,害她竟然犯起了相思。哪知,第三次时,他找上门说,他叫唐勋,目前单身,如果她没有男朋友,那就跟他交往吧!本来纪澄晨以为自己赚到了,毕竟这男人不管左摆右摆,前看后看,都是满分的好男人。可鬼知道,唐勋这男人,竟是包着色心的色胚,明明外表给人总是冷淡内敛的模样,可每每一到床上,他那不知哪来的无穷精力,总是三番两次,将她压在床上折腾得百般求饶。

娶个小嫩妻

简介:   爱情不是游戏,用尽心机只为拥你在怀里;情感不能赌气,步步跟紧只想爱你在心里。这是怎么回事?她雷祈儿连场恋爱都没谈过,竟然就要跟个陌生男人结婚?况且这男人也太魁梧了吧,妈呀,她不想要嫁给一头熊啊!虽然他对她百般呵护又很体贴,身材更是性感得让她口水直流,心里圈圈叉叉的邪念一堆。偏偏这看似冷酷的男人惜字如金,薄唇比蚌壳还紧,对她的感情藏得深不见底,为此,这辈子因为太挑男人,没谈过恋爱的她,决定好好扳开他的薄唇,非要掏出他的真心话不可!龙泉,身为黑白两道闻风变色的龙门门主,初见雷祈儿后的十年,他的心里便只有的存在,为了得到她,他煞费苦心安排了一场父母之命的相亲大会,更纵容他人布下的陷阱,非要她乖乖成为他龙泉的太太不可!因为宠她,所以她想要的他全都亲手奉上,明明想要她的爱,却因弄巧成拙换来她将婚戒丢还给他,还说,她与他,永不再见……

五年后拉她上床

简介:   女人的温柔,羞涩性情,接受挚爱;男人的强势,不准抵抗,霸道索爱!男人长得帅不稀奇,丁震不只帅,他还能文擅字,男人有些钱又如何,丁震不只有钱,还很喜欢洒钱,更重要的是,丁震不花心,不玩女人,因为,他对情爱根本从来都不屑一顾!可是,这个教未婚女人追着跑,已婚女人干瞪眼的钻石级单身汉,竟然一改平日的温文儒雅,当着好友婚礼,将他等了五年的田蜜儿给强行带走。田蜜儿不懂,五年前那个说不喜欢她的丁震,五年后竟然像发情男,不只将她掳去开房间,押着她直接扑上床拆吃入腹不说,还食髓知味地,半哄带逼要她同居。床上,她不从一次,他便要一次,只是对丁震这过多的情欲,胆小的田蜜儿,被吓得像颗软绵绵的小麻糬,总是由得他搓揉捻压,让他一口接一口,啃个不停……谁知道,他夜夜的热情,她竟还怀疑他有余力养小三,很好,非常好!面对这个五年来情商一直不高的她,丁震决定一不做二不休,先娶回家再继续折腾!

花魁情夫

简介:   爱上了你,纵是舍身相伴亦无怨无悔;恋上了你,即使日夜无眠也心甘情愿。程翩儿,美人阁里的当红花魁,自许天下第一舞娘,舞姿妖娆,身材曼妙,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,多不可数,唯独那个叫梁红袖的男倌,据说他卖艺不卖身,而且他不只美,还美得让女人妒嫉,男人情动。只是,美人相见,八字相冲,口舌之战在所难免,而梁红袖不只不懂得怜香,甚至还嚣张的挑衅她,不知天高地厚的扬言要跟天下第一的她比“舞”。只是程翩儿发现,梁红袖这美得像妖孽的男人,平日害她忍不住的偷瞄就算了,还好死不死的让她不小心撞见“美男出浴”,那不该出现在梁男倌身上的结实胸膛,教她看得又羞又怯,春心荡了又荡。结果,被勾心的下场是她的舞输给了梁红袖,愿赌服输,她被迫成了梁红袖的“入幕女客”,而他一改平日阴柔,不管她的反抗,霸道地压她上床,动口又动手的在她全身上下,啃个没完……

谁准你上床

简介:   她爱着他时,她天天等天天盼,委屈得像小媳妇;她不想爱时,他霸道得像个妒夫,天天缠天天闹。认识韩洛霆的人都明白,他这人刚硬古板不说,对女人还一向冷漠得紧。虽然爱慕他俊挺外表的女人不少,却还没哪个女人敢像杜铃兰这麽傻,明知这男人不爱她,却还傻得陪他滚了一夜的床单。杜铃兰一直都明白,韩洛霆不爱她,也一直傻得以为,只要她爱他就足够了,直到他冷酷地将她推开时,她才决定,这男人她再也不爱了。只是她前脚才走,韩洛霆这个不曾对她上过心的男人,竟然追到她眼前,还很笨拙硬派地变着花样讨好她。孕妇?看着挺着大肚子的杜铃兰,韩洛霆十分肯定,搞大她肚子的男人,除了他还能有谁?冷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对她示爱,他竟像个妒夫,恨不得将她捉进礼堂宣示主权。既然这笨女人,傻傻的爱他这麽多年,那他娶她回家当合法老婆,应该也不过分,奈何她不只不让他上床,还口口声声地说,她才不要嫁给他!

他的老婆不准抢

简介:   很笨的女人,只要情,只要爱,还傻地被拐回家,很坏的男人,不给情,不给爱,还霸道地不放手。杨墨非万万没想到,他不过是想敦亲睦邻一番,却教他见到一个身材火辣辣的女人,而她火辣辣的身材,只穿着一件吊带背心跟一条低腰性感小内裤,有白色小蕾丝的那种。如此春光外泄的美色,他身为血气方刚的男人,自然看得目不转睛,更不用说,她还没穿内衣……这女人是他的芳邻,她叫舒梓嫣,性格差是肯定的,有暴力倾向也是事实,可这朵扎人的小花,就这么入了自己的眼,他还发现舒梓嫣这女人,不只勾得他下半身蠢蠢欲动,还让他不曾动摇的心也被狠狠地挑起。杨墨非这男人不只长得好看,身材还很有看头,更不用说,他还烧得一手好菜,这种男人,舒梓嫣怎么能放过呢?只是感情一向迟钝的她,明明打算先下手为强,却被杨墨非给摆了一道,他说,在他家,就得全听他的,结果她就这样被他给吃得下不了床,才想着把杨墨非这匹色心太重的狼给踢下床,这男人竟冷眼一瞪,很是霸道强硬地要她对他负责!

好悍的野男人

简介:   不出众的她,傻傻的很好骗,他哪能不心动;爱耍赖的他,宠她从来不手软,她怎能不爱?风致帆,身材挺拔健壮,性格沉稳内敛,谁知一向自律的他,不只成了半路拐女人的登徒子,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,把傻傻又善良的她给拐回家,又是哄又是骗的,当了他的风太太。他不否认,为了得到童百合,他不只耍无赖还耍了手段,只因为童百合这女人,他志在必得。再说她明明也很爱他,可这女人怎么敢在他爱她爱得不可自拔后,冷淡地说,她要离婚!想离婚?不可能!虽然他风致帆向来不屑强逼女人,但他的字典里,没有离婚二字。况且,他更不否认,为了留下童百合这女人,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谎他都敢撒了,还怕囚禁她的人吗?这辈子,她想跟他断得干干净净,办不到!想不跟他纠缠了?那也要她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,只是,她逃得了吗?

通缉未婚妻

简介:   爱情,不是唯一重要的事,生命的唯一却只有你;情爱,并非永恒单纯平稳,你却是生命唯一永恒。龙井,身为龙门的地下帮主,平时沉默寡言,总是冷着一张脸,但是一遇上他的「小春儿」,便温柔得吓垮众人的下巴;第一次见面,他说,他们一个龙井、一个碧螺春,简直是天生一对,便马上把可爱的韩碧萝给订下来!但是龙井这直线思考的大男人,却只会笨拙地用「动手不动口」的方式,来面对他心爱的女人;却没想到,「做」是「做」够了,但韩碧萝却一点都不明白他的爱,反而只想远远逃开他!韩碧萝从小没娘疼、爹不爱,本以为有了龙井这个未婚夫后,就能够永远当个幸福的小女人,可是龙井的一句「人尽可夫」,却把她推进绝望深渊,让韩碧萝想爱,却失去了勇气再爱;多年后再见面,她看着他的温柔举止、他的冷漠监禁,让她手足无措,她只是想要听到,他亲口说爱她而已,为什么这「惜话如金」的男人,就是不愿开口呢?

扑倒不良未婚妻

简介:   爱上她的率直单纯,却又气恼她对爱情的愚钝;倾心他的温柔陪伴,但又不满他对厮守的疏忽。杨丝丝凭着好身手,转学第一天,便打出她大姐头的响亮名号,而她艳丽姣好的外表,更让无数仰慕者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;只是这看似文弱书生的男人,难道没听过她杨丝丝的大名吗?竟敢打扰她路见不平、出「拳」相助的兴致!还暗示他想和她……在床上「打架」!这也就算了,最让杨丝丝大姐头自尊受伤的,是龙渊看似弱不禁风,却一招就搞定了她!还一派轻松地,接手了她区老大的头衔。而这脸皮堪比核能厂厚度的混帐,更得寸进尺地自称是她的男人,在她身边跟前跟后,黏定了她。谁知这一缠,就是十年!杨丝丝搞不懂,他们之间,到底是情人还是「炮友」?龙渊总是每隔三、五个月才出现,一来就是抓着她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,把她做到昏死就走人!气得杨丝丝下定决心,这一次,她打算让龙渊这偷吃男找不着人!

捡个男佣来暖床

简介:   遇见你,是人生最美丽的意外;爱上妳,是未来最绮丽的期待。龙门五小姐,龙湖,天真活泼又可爱,总是乐于仗义助人,而她一个小小医学院实习生,不过是到日本当伴娘兼旅游,竟在路边遇到被揍成猪头的泽崎刚,于是她大发慈悲捡他回家,可泽崎刚这家伙受了伤还不安份,竟大剌剌地直闯她的闺房,气得她大小姐不高兴马上赶人!不过,看在他会煮饭的份上,龙湖决定就留他下来当男佣!顺便拿他健美的身材养养眼,哄得她大小姐高兴的话才赏他衣服穿,或送上几个热吻;可泽崎刚这男佣也太不敬业!都拉着人滚上床滚得欲仙欲死了,竟然做完就偷溜出门,说什么要去救他的未婚妻!龙湖一气之下,「包袱款款」就冲回家,决定除非他跟她说清楚、讲明白,否则就算泽崎刚这个男佣多优质、多「好用」,她大小姐也不爽要了!

怕了寂寞才爱你

简介:   如果寂寞是水,那么我便在水中;如果你是寂寞,且让我在你心中。她,方秋澄,外表俊俏潇洒,个性率直认真,女人见了迷恋追求;男人见了却是自卑无奈,连想泡她的念头都没有,只因帅气的她是名飞机维修员,成天在男生堆中打滚,尽管长得再美,总被当成了哥们。可,在她大而化之的性格下,埋藏的却是没人可以倾诉的寂寞。直到那个人的出现,霸道的教她懂得女人的娇羞和柔媚,杜伊凡,英挺逼人的五官、壮硕精瘦的体格,仿佛是天使与恶魔的综合体。初见面,虽然他很蛮横霸道,却还是让她感受到他的温柔体贴,一次次的溺爱,不用言语即强势地宣告对她的独占欲。本来单纯的一场爱恋,却是他怎么都没想过的权位斗争的开始,因为暗恋多年,明知不能爱,可他依旧固执的不肯放手。而且,他还要让全世界都明白,方秋澄这女人,只有他能欺负,只有他才能是她的男人,想要带走她,那就拿命来换!

处女花魁

简介:   她捡来他一条命,即使忘却,依旧换来终身的守护;他换给她一张脸,就算艰难,却是拥有一世的爱恋。柳应儿,安野王捧在手心上的义女,美人阁的花魁,这身分深不可测,又何其重要,却让一个小护卫伊进瞧不起,这口气要她怎么吞得下?怎知一场风暴来袭,伤得她花颜半毁,王爷却让那个讨人厌的侍卫尹进,贴身保护她!在她任性耍小姐脾气时,尹进竟向天借胆,竟敢不顾男女之别,强行打了她娇嫩的小屁股,又不怕死地动不动对她吼骂,但在她哭泣难过时,又笨拙地哄她,这到底算什么?……